?
您所在的位置:
展望司法改革,提升司法公信
? 2013-12-11 15:41:38 瀏覽次數:1448


 
      近年來,構建法治社會依然是我國黨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有關我國司法改革的探索和討論也不可謂不多。但是我們司法公信力日益低下,司法權威飽受質疑卻是不爭的事實,我國司法系統正面臨著一場巨大的信任危機。回想這幾年發生的一些重大案件,比如南京彭宇案,湖北鄧玉嬌案,李天一案等等,這一系列的案件無疑對全社會都造成了廣泛的影響。可以想象,司法系統,作為社會法治的最后保障,面對這些復雜的案件,面對這些群眾的質疑,能不能始終堅持和保證公平正義還有待商榷。而在網絡高度發達、言論更加自由的今天,提升司法公信力,重塑司法權威無疑是未來司法改革的內部需要。
確保司法獨立,維護司法主權
目前我國的司法工作受到很多看似無關的因素影響,所以在很多時候表達出來的正義和人民群眾理解的正義有所偏差。而在信訪責任壓力下,在社會輿論壓力下,司法系統能不能確保自身司法獨立,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維護法律尊嚴確實還存在一定風險。但我們也要清楚地看到,就目前而言,我國司法執法人員普遍素質和專業能力,包括執法監督等方面還有所欠缺。司法獨立的確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司法獨立是正確行使司法主權的內在需要,而我們的改革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廉潔、公正、專業化和職業化的司法體系,通過其獨立的司法活動為社會服務,維護司法和人民的尊嚴。
保證司法正義,提升司法公信
當下公眾對司法的不信任在根本上源于司法機關未能妥當地處理案件審理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關系,進而導致追求法律效果所導致的形式正義、規則正義和公眾所理解的實質正義、樸素正義產生了位移。中國高級法院副院長張軍曾經說過錯殺一個好人比放過十個壞人危害更大,我國法理是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錯放一個壞人,但事實工作中兩者不可能界限分明。錯殺一個好人危害的是全體公民對法律的敬畏和信任,比如南京彭宇案,可以想象這危害了整個社會的社會風氣。由此可見,司法也不能教條于靜態的法律條文和單一的法律邏輯,要主動關注法律所調整的社會生活事實的變化,將法律置于整個社會整體運行狀況中去考察和理解,從而使公共政策、道德倫理、民間習慣、公眾情感等因素進入到司法裁判的考量范圍,使得法律與不斷變化的社會事實之間保持一種動態的適應。只有通過這一次次得到群眾認可的正義司法事件,司法公信力才能得以提升。
根植群眾執法,重塑司法權威
目前我國的司法公信力低下,原因還有一方面便是司法意志和群眾意志的不完全統一。從法院到監獄,每個環節和每個程序,都有法定程序和要求,但有些時候這些法定形式和規則還不能完全適應當前的社會需要。比如上海監獄曾經試圖推行的“溫情改革”,本是有利于服刑人員改造和體現人權的大好舉措,但是由于沒有法律依據而被迫叫停,著實令人惋惜。所以,法律和社會之間的相互適應更多時候應該是法律主動適應社會事實和社會需要。而司法系統從判決到執行過程中首先應該陽光司法程序,根據法律法規和社會需求靈活應變,并在社會發展中與時俱進,解除目前司法體系與社會需求相互間的矛盾。所以根植群眾,回應社會需求,司法行政才能更有生命力,才能維護司法權威性。
所以,展望我國未來的司法改革,可以想象這將會是一種根據社會需求回應的司法模式。這種新司法模式要求每一位司法人員都能獨立執法而又是相互依賴和監督的,每一個案件的處理判決和執行都是考察和考量法律法規和社會司法需要的,每一條法律法規的制定都是和法理、社會道德習慣以及情感間包容相通的,每一次執法過程都是根植于人民群眾、滿足社會發展需要并能得到絕大多數人認可的。而司法作為社會的組成部分,同樣得適應社會的發展和前進,當社會需求時,司法應主動回應社會的需求并加以改進,只有司法符合社會需求,司法才能得以發展,乃至推動法律進步和社會發展,只有這樣,司法公信力才能得以保障,司法權威才能得以維護,司法行政才能更有生命力。
 
                                                                                             
                                                                           常州監獄 姚國強
作者:jssfjx_pxb
編輯:
本欄目上篇:移他山之石 促自身發展 本欄目下篇:讓正能量伴我們一路前行
版權所有:江蘇省司法警官高等職業學校 蘇ICP備05047985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建議使用分辨率:1440*900 IE6.0或以上瀏覽器瀏覽
悟空彩票 统一彩票 | 趣发彩票 | 66cp彩票 | 彩迷会 | 鸿利彩票 | 雅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