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所在的位置:
堅守,在燈火闌珊處
? 2012-12-29 08:40:19 瀏覽次數:1501


“哥,媽是不是去世了……”

“呃,哪有,媽好好的呢,上次我回去……”

“你不要騙我了,我什么都知道,上次爸來看我,說漏嘴了,他忍不住說一句,你媽慘啊,我都沒見上最后一面,你們打算瞞著我,我知道,就沒有點破。會見結束,我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媽還好好的,在家做飯呢,在收麥子呢,在給我織毛衣呢,我也想讓自己相信,可每次想完,都很難受,我知道媽肯定是永遠不在了。”

聲波那端的服刑人員泣不成聲,而復聽的我也久久不能平靜,我想到了自己,父母凝望著我長大,讀書,工作,卻驀然發現,我已漸行漸遠,已經望極天涯不見家,他們心情好嗎,在這午飯時刻他們是精心烹飪還是馬馬虎虎又一頓。而做好工作,除了擁有共情是不夠的,需要我們保持開放的心態,審視自己的情緒,能夠“念起即覺,覺即不隨”,在情緒升起時覺察,能夠區分哪些情緒是我的,哪些是服刑人員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服刑人員的心理狀態做出準確的判斷,反饋到一線,協助一線干警做好管教工作。

“這個世界上有兩個地方創造文明,一個是科學實驗室,一個是監獄,監獄的文明程度代表了法制和社會的文明程度。”這是于愛榮副廳長講話時反復強調的一句話。文明監獄需要文明改造,文明改造除了有合理公正準確的計分考核系統來考察犯人改造表現,同樣因為我們的工作對象是人,我們需要走進服刑人員的心里,與他的心靈接觸,而進入另一個人的心靈是個可怕的過程,可怕就在于思想本身的不穩定,思想會擾動、會搖晃、會崩潰,可怕就在于我們內心壓抑的傷痛、煩躁、憤怒、無助、無力感,那些我們不愿再見的情感會時時被激發重現。尤其是遭受不幸,閱進各種陰暗的服刑人員,他們時刻把自己包裹在盔甲中,防御別人是他們的習慣,謊言是他們的利器。很多時候我們不知道如何與自己的情緒和諧相處,于是我們可能悲傷,內疚,自責,我們可能憤怒,發火,斥責別人,但無論情緒向內還是向外釋放,我們都不可避免的傷害了自己。

接近一個人心靈的同時必然走向自己的內心,我們會經歷思想的擾動,搖晃,動蕩,還會有進步,因此我們的工作也為我們提供了認識自己的路徑,這也許就是任何生活經歷都會滋養生命的原因吧。我們的工作不僅要了解世界,認識世界,還要評判、改造犯人的世界。難度首先來源于我們的思想,我們的生活經驗、教育經歷給了我們一套思想,我們通過這套思想來認識世界,我們從自己的經驗出發來解讀世界。我們已形成的思想會束縛我們了解世界,但它讓我們覺得安全,相信世界是可控制的,因為我們知道它運行的規律,而愿意突破這種束縛,不帶偏見的看待事物,不斷推翻自己的看法,才能接近一個真實的人。工作難度同樣來源于這是一份需要人格魅力的職業,如果我們不能公正執法,在服刑人員之間沒有威信,當我們想要改造影響服刑人員時,他們內心便會抵抗拒絕;工作的難度也來源于我們內心的情緒暗流,我們內心壓抑的,以為已經忘了的不舒適的情緒,會在工作中時時被激發。

因此,我們需要認識自己,了解自己,做最真的自己,不回避、不躲閃、不拒絕自己的情緒,工作中保持對情緒的審視,“念起即覺,絕即不隨”,情緒升起能覺察,覺察到就不會做情緒的奴隸。正視、處理、然后放下我們的情緒,在憤怒時、煩躁時、低落時,靜靜審視內心,審視曾受傷的自己是如何影響了今天的工作生活,情緒是如何控制我們,我們如何因為找不到方法而發脾氣,而發脾氣又加劇了挫敗感。

帶著固有的思想,我們很難認識服刑人員的復雜,而突破思想束縛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自己思想上沒有了依靠,思想會動蕩不安,在動蕩的過程中,新的思想萌芽已經產生了。我們愿意突破固有思想的束縛,不帶偏見的認識一個人,不斷推翻自己的定見,抵達一個真實的人,也更接近真實的自己,我們改造著別人,也修煉了自己,升華了自己,成長了自己,成長后的風景一定更美麗,成長后的我們一定更從容,那會是我們喜歡的自己。

監獄是將服刑人員隔離開集中改造,最大程度保障社會安全穩定的地方,它不像科學實驗室充滿鮮花掌聲,但同樣在另一群人的世界中創造文明。

這里,有一群人默然踐行;

這里,有一群人寂靜堅守;

在燈火闌珊處。

 

2012丁山監獄新警學員 張澤

培訓部供稿

作者:jssfjx_pxb
編輯:
本欄目上篇:參加監獄工作的心得體會 本欄目下篇:新警工作第一步“點人頭”——從警..
版權所有:江蘇省司法警官高等職業學校 蘇ICP備05047985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建議使用分辨率:1440*900 IE6.0或以上瀏覽器瀏覽
悟空彩票 傲赢彩票 | 新贝彩票 | 彩米彩票 | 快乐投彩票 | 姚记彩票 | 易迅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