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政務 資訊 文史 鄉鎮 影像 便民 專題

當前位置:建平新聞網 >> 副刊專欄 >> 文史

詳細介紹

文史故事:《巴山土匪:蜂起民國亂世時》

2019年8月12日  來源:建平新聞網  作者:     


圖一:剿匪(資料圖)


土匪,是指以半路搶劫、打家劫舍等為生的地方武裝團伙或其成員。別稱強盜、盜匪、響馬,巴山一帶又叫棒老二。土匪自古就有,只是清末民國時期最盛。


巴山出土匪,并且土匪多。據不完全統計,民國十五年至三十八年,大大小小土匪有數十支之多。通江縣已故文史專家李瑞明對土匪發生地考察、知情人采訪,并查閱地方史料,以通江為中心搜集了到以巨匪王三春為最的18支土匪的活動和存續情況。而巴中縣則有以彭良棟為代表的土匪群,南江亦有數支土匪,如長赤大匪首朱梗楠、下兩宋竹修、關門魏鼎成等。由于土匪多,土匪四處搶劫焚掠,劫場的事屢見不鮮,劫城更是習以為常,“四川通江、平昌多次遭土匪堵住城門,搶劫一空”,“平昌縣52個場鎮,曾遭匪劫的有85%以上,個別場鎮被匪焚毀殆盡”(《川陜革命根據地斗爭史》)。


亂世出英雄,亦出梟雄。王三春是巴山的頭號大土匪,他生于清末巴中縣(即今平昌縣江口鎮長埡村)。1904年(清光緒三十年),年輕氣盛的王三春因爭奪山林樹木與自己的族長、彼時的巴中首富王宗林發生爭斗。自知闖禍不淺的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直接把王宗林的一間茅草房給燒了。知是老家是待不下去了,便只身一人逃亡到川陜交界處的大巴山深處避難。


逃難時的王三春結交了一批混跡江湖臭味相投的流浪漢,以搶奪為生,最初他們尚無槍械,1916年以大火炮和木頭槍詐槍搶土興民團,得槍50余支,驟成氣候,從此過上了打家劫舍、晝伏夜出魔幻般的土匪生涯。投吳佩孚當師長,在川陜鄂邊往復搶劫綁票。自立“鎮槐軍”,搶洋縣、搶城固、攻鎮巴、合并他匪,曾和陜軍孫蔚如、四川軍閥鄭啟和、田頌堯、劉存厚、劉湘等爭過地盤打過仗。大起大落,他的武裝力量極盛時期達四個團,五千余人,時而又被殲得僅剩幾十人。武裝割據陜西鎮巴等地,活動地盤達二十多個縣。接受過招安,當過陜軍委任的“川陜邊游擊司令”和四川“剿總”司令劉湘委任的“城口游擊司令”,也曾和紅四方面軍打過仗又講過妥協,還趕走過大土匪陳德三在鎮巴的統治,計擒過大土匪羅玉成。


他盤踞鎮巴期間,還封官委職,委任過許芝田當鎮巴縣長,設立過稅收局,統一收稅,自收自支不上交,設立過銅圓局鑄造銅圓印造布幣,在川陜邊境發行。總之,王三春在經濟上自成一體,軍事上獨霸一方,政治上別樹一旗。


王三春以山大王起家,最終被國軍所擒,于1939年被處決,有說殺于西安,有說殺于天水行營,也有說殺于鎮巴。


另一個大土匪是當年巴中縣的彭良棟,他在巴中、儀隴、閬中三縣交界處,勢力龐大,有人槍400,機槍10挺。


彭良棟1904年出生在巴州磨子場。他父親佃田耕種,過早離世。母親改嫁,留下兩個小弟彭良伍、彭良第,不得已彭良棟去給本鄉團總曾化成當馬夫,兩個小弟弟割草撿柴幫助維持三餐不飽的生活。后恰逢丙子、丁丑年(1936年~1937年),巴中遭大旱,糧價陡漲,柴草根本沒人要,為了活命,兄弟三人只好行竊。時間一長,事情敗露,被通緝。于是他們逃到玉山、茶壩交界的群樂章懷寺一帶“砍路板子”,即攔路搶劫。


彭良棟在群樂章懷寺一帶,又吸收了饑民十多人,因為人多了,膽子逐漸大起來。先是劫持單身過路客人,逐漸到劫持眾多同行客人。為了對付民團的搜查,彭良棟回磨子鄉去搶槍。縣警察局調一個連的警察來緝拿他時,他又把警察配的一挺機槍搶走了。彭良棟毫不費力地得了一挺機槍,從此名聲越來越大,參加他隊伍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們搶劫場鎮、區公所、鄉政府以及當地的豪紳地主。如儀隴的福星場、新政壩,蒼溪的龍山場,巴中的梁永、黃梁埡(石城)、恩陽河、三星場等。在當時,也有不少小股土匪害怕彭良棟,或自愿歸順,或被火并,共計有15股。


圖二:宣傳剿匪(資料圖)


從民國29年(1940年)到32年(1943年),巴(中)、儀(隴)、閬(中)等縣,雖曾多次出動軍警剿匪,但愈剿其勢愈大,嚴重危及當地頭面人物和區公所、鄉政府的安全。


此事驚動了國民黨省政府。民國33年(1944年),省政府著令當時第15行政督察區綏定(今達州市)、第11行政督察區順慶(今南充市)兩區,協同巴中、儀隴、閬中三縣統一組織“聯防圍剿”。強力圍剿下,彭良棟被打敗。后在老巢群樂潛藏療傷時,因隨從趕場失密,遂被重兵包圍。彭自料難于脫身,便吞金而死。死后,尸體被肢解,巴中割回首級示眾,儀隴、閬中各砍腿一條回縣交差。


巴山出土匪,有自然環境原因,莽莽大巴山橫亙于川北與陜南之間,東西縱向千里,山大林密,人煙稀少,自西向東翻越巴山有米倉道、漢壁道、洋壁道、荔枝道,這些南北相通的商旅之道有著數千年歷史。其間險隘甚多,林木叢集,往往數十里地無有人煙。加之巴山之地屬喀斯特地貌,有數量眾多的天然洞窟,有些石窟可容數千至萬人,有天窗氣孔及陰河,成就了天造地設的匪窟。從岳池來通江的悍匪羅玉成,來時才六七人,后搜羅上千人,長期盤踞曲江洞,廣貯糧草,四處搶劫關圈,綁票拉肥,洞口生于懸崖之上,國軍多次進剿都奈何不得。1929年,田頌堯部干得洋團三千兵圍洞三年攻之不少下,至洞內無柴方降,干以獲羅之假頭升旅長,羅由陰河潛出投王三春,被王所殺。


另一個踞洞之匪袁剛,長期盤踞高洞子,曾經攻打過紅軍。1935年他在巴山老林種鴉片發了財,廣置槍炮,在陜西保安部隊買了個團長當。回宣漢老家“光宗耀祖”,花錢如流水,兩百個護衛一式短槍。1938年,上鋒令其整編抗日,袁拒不從命,蔣介石令川陜會剿,被騙出洞,殺于漢中。


除開自然因素外,民國時期,川陜邊界的大巴山匪患嚴重還與本地區政治、經濟、社會等各種因素有著密切的聯系。大巴山區域,遠離川陜兩省政治中心,政治統治相對薄弱,經濟較為落后,邊緣特征明顯,易于形成政治和法律的空白點,加之交通閉塞,易于眾多慣匪藏匿,為惡一方。民國時期的四川又長期處于軍閥混戰之中,直到1935年才完成行政統一。軍閥混戰與土匪橫行相伴相生。特別是“防區制”的實行,各軍駐防原地不動“就防劃響”,“就地籌餉”,使防區之間儼然敵人,空白地帶也就成了土匪的庇護所。其后,軍閥之間混戰自顧不暇,有時一縣或數縣守備隊,總共只有一二十桿爛槍,如此單薄的力量是根本無法與土匪抗衡。混戰也為土匪提供了武器彈藥和人員的補充,戰爭之后“潰軍過境,疲敝之兵,多伙聚于匪以安身,所荷槍彈亦皆接濟于匪”,土匪也就出現剿不完的境況。


政治腐敗與官員的貪腐使土匪與官府勾結。匪們以錢買官,官們招匪為官,以官賣錢,以匪剿匪,或明團暗匪,或由官而匪,或由匪而官,在官與匪之間自由變幻角色。四川軍閥對土匪多采用招撫利用,在紅軍進入川陜邊時,四川軍閥企圖進攻川陜根據地,就大肆招撫過土匪隊伍。


加之民國時期災荒頻繁,水、旱、雹等災害接連發生,人民遭受巨大損失,尤其是20年代四川連年亢旱。1921年四川遭水旱雹災,共計62縣受災。1925年四川遭大旱災,“蜀省饑歉,被災達八十余縣,餓死者三千萬人,流離失所者不可勝計”。災荒常常導致饑饉的產生,由于災荒直接為匪的人也不在少數。1924年,巴中地區旱災嚴重,災民中“多留為棒匪,而富者受其劫略(掠),亦盡化為赤貧”。1927-1929年,川北諸屬連旱三年,荒情最重,“赤地千里,粒米未收”。據華洋義販會報告書稱:“本省災情最重者為川北二十九縣”,“其中有秋收全無者,有略獲薄收者,更有籽糧尚無著落者。受災人民約有八百萬之眾。”因災荒加入匪幫的貧農不在少數。1929年夏,通江、南江等縣的饑民,“因生活無法維持,群起紛亂,紅燈教不畏槍彈,肆意焚殺,反抗駐軍”,“附之者已不下四五萬人”。


政局長期動蕩不平,軍閥連年混戰,軍隊招匪、縱匪,大量散兵流為土匪;軍閥與地主沆瀣一氣,苛捐雜稅多如牛毛,剝削壓榨農民;自然災害頻發,對農村經濟造成直接破壞,大量農民不堪重負而破產,被迫進入土匪隊伍;加之本地邊緣化特征,秘密結社匪化嚴重,更刺激土匪的滋生。“窮人無衣無食、無田可種、無活路做,被迫去當棒老二,造成土匪成災。棒老二不是窮人干的,是國民黨逼著干的。”《川陜革命根據地歷史文獻選編》(上)


土匪肆虐迫使許多農民背井離鄉,逃荒要飯,房無人住,田無人耕。大量農民脫離生產,甚至反過來破壞社會生產,嚴重破壞了社會秩序。土匪的無法無天,進縣城、鄉鎮場鎮如入無人之境,讓執掌各級政府的官員們談匪色變,嚴重影響了當地的社會治理,危極到國民黨的執政地位,所以不得不進行一次次剿匪,如對王三春、彭良棟等的剿滅。但是小股土匪一直剿之不絕。


而對于匪患的治理,紅四方面軍在創建川陜革命根據地時,為鞏固蘇區,采取“軍事打擊和政治瓦解相結合的方針,依靠群眾,消滅土匪”,取得了成功經驗。首先進行政治瓦解,爭取土匪自新;開展土地革命,解決人民生計;通過軍事斗爭,消滅頑固土匪;建設群眾武裝,提高民眾自衛能力;普有文化教育,破除封建迷信。多種措施并用,一些土匪主動自新,脫離匪幫。頑固的匪首進行剿滅,如“在蒼溪、營山、蓬安、長勝、閬中等縣即殲滅土匪3000余人。在陜南、萬源、城口等地殲滅了不少股匪”,并“將長期盤踞大巴山的大土匪王三春趕到了鎮巴、紫陽、城口邊境”(《川陜革命根據地斗爭史》)。通過多次圍剿,把長期活動于西鄉、鎮巴縣的山大王高樹臣匪幫剿滅。長赤縣剿滅了大匪首余海清等,較好地治理了川陜根據地的匪患。由于紅軍北上后,巴山土匪又蜂擁而生,危害一方。


巴山出土匪,一直到臨解放時,依舊還是匪患不絕。解放初,國民黨潰敗下來的殘兵,與當地土匪糾合一起,以陡峭的山峰為屏障,以險峻的古寨為依托,以幽深的巖洞為巢穴,時而化整為零,時而集零成整,晝伏草莽,夜出深林,飄忽不定,殺人越貨,血債累累。搶劫鄉場,打死工作干部、農民、解放軍戰士,搶劫財物難以計算,活動猖獗。1950年2月,巴中縣近千名土匪圍攻漁溪寺,搶走解委會的槍支。到1951年,通過軍民配合、清剿結合,方結束30多年的匪患。


通江靳廷垣1950年2月率150余人,在洪口場發動武裝叛亂。洪口區副區長邢玉泰壯烈犧牲。其余人員經激戰后,因眾寡懸殊,被迫撤離。他們占領區公所后,搶走步槍7支、子彈10箱、手榴彈14枚。月底,一胡姓前國民黨軍官率勤務兵一名,攜機槍一挺、沖鋒槍一支、大箱一口,欲向我軍投誠,行至緣馬路,二人皆為股匪劉本唐劫殺。同時,股匪伏定川、伏斌、伏洪絡將紅軍家屬譚碧鮮家7口殺絕。


1950年2月,南江匪首吳俊豐勾結王經典、屈令德,聚匪100余人,100余槍,往南江五郎廟與旺蒼匪首陳廷輝策劃,圖謀攻打巴中城。沿途一帶大肆騷擾民眾,在土墻坪偏巖子槍殺解放軍2人。同年5月,又與紅羅黨聯合攻打通江青浴口、平溪壩駐軍。經解放軍多次征剿,匪徒紛紛投降,匪首相繼落網。


為了保護初生的人民政權,解放軍開展了大規剿匪行動,通過深入調查了解匪情,實行各個擊破的方針,每到一地,就大張旗鼓地宣傳《約法八章》,宣傳“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立功受獎,立大功受大獎”的政策;并對土匪實行寬大,有意放匪歸山,只要洗手不干,就一切既往不咎。在政策威力的感召下,受蒙蔽的群眾,紛紛回家,即使一些主犯,也回了家。但洪口的靳廷垣卻死抗不降,態度頑硬,后在解放軍圍剿下,躲在深山農民家,直到1952年9月被覺悟了的農民舉報,走投無路才自殺。據通江縣統計,在剿匪中共繳獲各種槍支1100支、各種彈藥17300余發、電臺11部、各類炮彈290余顆。在1951年底的“土改”中,又繳獲步槍10支、手槍2支、手榴彈56枚、大炮彈3顆、子彈3564發、六零炮彈2顆、土炮彈8顆、火槍1001支、刀矛1025把。


在強大的軍事攻擊壓力下和政策攻心下,加上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如鄉農會配合剿匪部隊、區干隊,偵察匪窩,通報匪情,破獲了一個個匪部巢穴,抓獲了一個個匪首,教育爭取了大量人員自新。農會組織聯防隊,白天晚上除有專人在隘口要道站崗放哨盤查行人外,其他地方不分男女老少在割草、放牛、除草、犁田時都將站崗放哨、傳遞情報,即使漏網的土匪,也無法公開活動,只有逃亡或自首投降。大約在1951年底,川東北大巴山一帶的土匪才基本肅清。







共1頁 [1] 當前是第[1]頁
下一篇:暫無

V9娱乐彩票 禹州市 | 沁水县 | 来凤县 | 灵台县 | 收藏 | 潮安县 | 南溪县 | 广安市 | 闸北区 | 城步 | 德惠市 | 汽车 | 隆化县 | 黄平县 | 翁源县 | 冀州市 | 隆尧县 | 嵩明县 | 定兴县 | 奉贤区 | 睢宁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顺昌县 | 全南县 | 通城县 | 佛山市 | 安仁县 | 聊城市 | 临邑县 | 开化县 | 托里县 | 迭部县 | 灌云县 | 墨竹工卡县 | 同心县 | 凯里市 | 邮箱 | 钟祥市 | 萨迦县 | 余姚市 | 高要市 | 双牌县 | 东平县 | 苍南县 | 荃湾区 | 江永县 | 灯塔市 | 观塘区 | 贵港市 | 泰来县 | 定日县 | 都安 | 泽库县 | 明光市 | 织金县 | 三河市 | 阿合奇县 | 贡觉县 | 巴彦淖尔市 | 九龙县 | 增城市 | 阳东县 | 德兴市 | 巴林左旗 | 石门县 | 中西区 | 土默特左旗 | 内丘县 | 电白县 | 宜兰市 | 乐清市 | 武穴市 | 通山县 | 金沙县 | 东兰县 | 巴南区 | 海口市 | 吴旗县 | 自治县 | 宿州市 | 子洲县 | 五指山市 | 启东市 | 离岛区 | 云霄县 | 息烽县 | 富阳市 | 渑池县 | 秦安县 | 海城市 | 珲春市 | 南丹县 | 汝阳县 | 济阳县 | 九江市 | 嫩江县 | 江阴市 | 体育 | 静乐县 | 琼结县 | 顺平县 | 射洪县 | 获嘉县 | 永仁县 | 克什克腾旗 | 南岸区 | 吉隆县 | 广南县 | 思茅市 | 潼关县 | 礼泉县 | 鹤庆县 | 博爱县 | 河津市 | 荥经县 | 庆元县 | 西宁市 | 瓦房店市 | 青岛市 | 清河县 | 滨海县 | 搜索 | 澄迈县 | 荆门市 | 鄂托克旗 | 双牌县 | 中西区 | 邹城市 | 百色市 | 泰兴市 | 高阳县 | 弋阳县 | 朝阳区 | 湾仔区 | 嘉定区 | 珠海市 | 肥乡县 | 嵊州市 | 新郑市 | 京山县 | 利津县 | 涿州市 | 安徽省 | 东平县 | 旬邑县 | 江安县 | 波密县 | 广灵县 | 本溪 | 项城市 | 南投县 | 金坛市 | 广昌县 | 封丘县 | 阿荣旗 | 沽源县 | 泌阳县 | 抚宁县 | 乳山市 | 汉源县 | 灯塔市 | 灯塔市 | 巍山 | 漳浦县 | 彭泽县 | 湘乡市 | 昭平县 | 蒙山县 | 连平县 | 巨野县 | 阿克陶县 | 山东省 | 德阳市 | 稷山县 | 西华县 | 金塔县 | 剑河县 | 西青区 | 襄城县 | 永新县 | 绩溪县 | 大足县 | 咸宁市 | 吉安市 | 沽源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来安县 | 房产 | 达拉特旗 | 泗水县 | 马龙县 | 合水县 | 商洛市 | 瑞丽市 | 西盟 | 察隅县 | 金昌市 | 河西区 | 石楼县 | 东宁县 | 天全县 | 内乡县 | 深圳市 | 垦利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三门县 | 五家渠市 | 汝阳县 | 乌海市 | 宁海县 | 宜川县 | 阿巴嘎旗 | 枣阳市 | 柯坪县 | 高邮市 | 苏尼特右旗 | 漳州市 | 平潭县 | 阿尔山市 | 陇南市 | 阳东县 | 延寿县 | 定西市 | 平定县 | 尉犁县 | 南平市 | 商南县 | 夏邑县 | 万宁市 | 沧州市 | 乌兰浩特市 | 开封县 | 报价 | 东兰县 | 稻城县 | 通渭县 | 闽侯县 | 民权县 | 繁峙县 | 焉耆 | 武穴市 | 平湖市 | 金寨县 | 郁南县 | 通海县 | 五华县 | 越西县 | 和田市 | 贵定县 | 柘荣县 | 满洲里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