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政務 資訊 文史 鄉鎮 影像 便民 專題

當前位置:建平新聞網 >> 房產汽車

詳細介紹

新能源積分供大于求、油耗積分暴跌,雙積分新政轉中性化

2019年7月15日  來源:  作者:     

近日,工信部發布了《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修正案(征求意見稿),提出了2021-2023年的新能源積分比例要求:分別是14%、16%和18%,2024年及以后積分達標比例則由工信部另行發布。(新能源積分自2019年開始考核,2019年和2020年積分達標比例分別為10%和12%。)此外,新雙積分辦法把醇醚燃料納入傳統燃油車的積分范圍,更進一步鼓勵企業發展節能汽車。


為了進一步鼓勵低油耗節能車發展,新雙積分管理辦法還建立企業“傳統能源乘用車節能水平”與“新能源汽車正積分結轉”的關聯關系。中金公司指出,雙積分新政策轉向中性化,且邊際上對新能源要求還有所放寬,預計對新能源汽車直接拉動作用有限,節能車重要性有所提升。從過去“全面新能源”轉向認可多種節能路線。


燃油車油耗積分暴跌至新低


工信部公布的2018年度中國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成績單”顯示,141家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實際值為5.80升/100公里,燃料消耗量正積分為992.99萬分,燃料消耗量負積分為295.13萬分,新能源汽車正積分為403.53萬分。在141家車企中,共有75家車企積分未達標,占行業整體的53.19%,其中大部分為合資車企。


實施雙積分政策的初衷是為了降低車企油耗、鼓勵車企多生產新能源汽車。但從當前結果來看,乘聯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新能源積分比例已經達到17%,遠超2019年目標值10%,這就導致了新能源積分“供大于求”,交易價格走低的狀況。


另一方面,雖然中國乘用車平均油耗有所降低,但乘用車平均油耗更多是由新能源車數量增長而拉低的。由于可以用新能源汽車積分抵償油耗負積分,部分企業雖然雙積分要求達標,但實際油耗并未下降,甚至反而上升。燃油車油耗積分在2018年已暴跌至2013年以來新低,負積分暴增。公開數據顯示,2016-2018年三年間,行業燃料消耗量正積分已經從1135.11萬分降到992.99萬分,而油耗負積分卻從-124.47萬分擴大到了-295.13萬分,導致整個油耗積分凈值從正的1010.65萬分縮減至697.86萬分,縮減比例高達31.28%。



記者注意到,油耗負積分企業數量已經出現了連續4年的上升狀況,從2015年的31家已經增長到2018年的69家。而在2018年度平均燃料消耗量積分排名前十的企業中,除華晨寶馬外,其余九家車企均為自主品牌;在排名倒數后十位的企業中,大部分為合資車企,其中通用、福特壓力較為明顯。在新能源積分排名中,排名前十的車企均為自主品牌,由于未生產新能源汽車產品,有15家合資車企的2018年新能源積分為零。


鼓勵傳統汽車節能技術發展


從企業燃油銷量積分來看,此前雙積分政策管理辦法在一定程度上縱容了企業對于傳統能源車油耗降低的惰性。為了鼓勵傳統汽車節能技術的發展,此次《征求意見稿》就將節能車從兩個維度納入積分體系,一是每輛節能車按照0.2輛計算新能源積分需求,每10%節能車的滲透率都會削弱8%的新能源積分需求總量;二是從燃油積分維度來看,節能車除了本身降低了企業的平均油耗水平以外,若油耗低于3.2L/100km則每10%節能車的滲透率都會攤薄4%額外的企業平均油耗。


行業觀點認為,合資車在平均燃料消耗量積分表現較差的原因在于,其電動車產品仍較少。而當前,合資車企也開始加快在新能源領域的布局。不久前,寶馬集團方面宣布其投放純電動汽車的計劃將提前2年實施。在2023年之前,寶馬將總計發售25款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其中一半以上將是純電動汽車,但插電式混合動力車也將通過新車型的投放和新技術的配備來予以強化。此外,純電動SUV寶馬iX3(參數|圖片)預計將于明年上市銷售,而其全電動轎車寶馬i4和全電動跨界車寶馬iNEXT也將于2021年上市。豐田除了發力混合動力汽車外,最近也與比亞迪展開了在新能源領域的合作。此外,寶馬、奔馳、大眾等大型車企在節能減排上也作出了進一步部署,推出清潔內燃機汽車。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顧問杜芳慈認為,隨著排放法規的不斷升級趨嚴,標準逐漸逼近了傳統內燃機技術潛力的極限,因此有必要重視推進傳統能源車輛的部分或全部電動化,來改善傳統能源車輛的能耗。在此前一段時間,過分強調純電動汽車的發展,政策導向也向該領域傾斜,這會導致中國傳統內燃機技術的進步變慢。


招商證券在研報中指出,后補貼時代的過渡期(2019年至2020年),“雙積分”是支撐新能源汽車行業銷量增長的驅動力之一。預計2020年新能源市場的“雙積分”狀況,新能源乘用車復合增速要達到36%以上,才能在2020年“雙積分”結算時行業沒有負積分。在此假設下,如果按照最低增速計算,2020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將達成200萬輛目標。


而盡管政策在鼓勵新能源汽車的發展,且市場發展較快,但新能源車企間的競爭也日益激烈,產品安全問題亟待解決,新能源汽車的市場門檻也在不斷提高,市場正在加快清洗。最近,工信部就發布了關于擬撤銷《免征車輛購置稅的新能源汽車車型目錄》名單的公示。據悉,第十七批、第十八批《目錄》已分別于2018年4月和2018年6月發布后,共有327款車型在12個月內無產量或進口量,擬從《目錄》中撤銷。此前,因旗下新能源汽車產品至少停產12個月,27家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已被工信部暫停受理新能源汽車新產品申報。





共1頁 [1] 當前是第[1]頁

V9娱乐彩票 西乡县 | 延边 | 江北区 | 岢岚县 | 黄陵县 | 绥德县 | 个旧市 | 天柱县 | 当阳市 | 固始县 | 郧西县 | 嘉义县 | 宜黄县 | 肃北 | 浮梁县 | 正定县 | 宜章县 | 环江 | 慈利县 | 东乡 | 威海市 | 嘉义市 | 渭南市 | 合作市 | 内江市 | 南通市 | 都江堰市 | 延吉市 | 巴青县 | 林口县 | 中山市 | 富民县 | 青河县 | 迁西县 | 霍城县 | 贵州省 | 庐江县 | 山阴县 | 西宁市 | 庐江县 | 金塔县 | 临海市 | 剑阁县 | 武邑县 | 开平市 | 庄浪县 | 北川 | 舞钢市 | 龙陵县 | 周至县 | 玛曲县 | 台北市 | 萨嘎县 | 汉寿县 | 青龙 | 南投市 | 祁阳县 | 石林 | 革吉县 | 枣强县 | 苏州市 | 开化县 | 黑龙江省 | 海伦市 | 高州市 | 北海市 | 辽源市 | 谢通门县 | 黑龙江省 | 武宣县 | 前郭尔 | 会东县 | 天台县 | 波密县 | SHOW | 平谷区 | 上饶县 | 祥云县 | 开平市 | 彭阳县 | 九台市 | 蒙阴县 | 朝阳区 | 日照市 | 新龙县 | 鲜城 | 合山市 | 临颍县 | 嫩江县 | 定西市 | 日喀则市 | 古浪县 | 奎屯市 | 讷河市 | 吉安市 | 同江市 | 固阳县 | 通河县 | 体育 | 襄樊市 | 休宁县 | 双辽市 | 北京市 | 蓝田县 | 全南县 | 麟游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天水市 | 许昌市 | 呈贡县 | 静宁县 | 旬邑县 | 哈巴河县 | 哈尔滨市 | 肃宁县 | 永吉县 | 新民市 | 南宫市 | 旬阳县 | 开远市 | 济阳县 | 克什克腾旗 | 江西省 | 涞源县 | 大姚县 | 靖宇县 | 广州市 | 同仁县 | 方正县 | 宿松县 | 延吉市 | 龙井市 | 安新县 | 乐亭县 | 托里县 | 东莞市 | 弋阳县 | 阿拉善左旗 | 来安县 | 志丹县 | 张家港市 | 班玛县 | 浦城县 | 阿合奇县 | 陈巴尔虎旗 | 富源县 | 察隅县 | 廊坊市 | 兰西县 | 三河市 | 赞皇县 | 陵川县 | 威宁 | 沂源县 | 运城市 | 那曲县 | 卢氏县 | 吐鲁番市 | 社旗县 | 武清区 | 淮滨县 | 毕节市 | 顺义区 | 偏关县 | 衡水市 | 衡水市 | 苏尼特右旗 | 浮梁县 | 府谷县 | 博罗县 | 始兴县 | 饶平县 | 大宁县 | 于都县 | 泸州市 | 武安市 | 庄河市 | 含山县 | 宾川县 | 景东 | 城市 | 左贡县 | 雅安市 | 武胜县 | 和政县 | 巫溪县 | 徐州市 | 兴安县 | 安达市 | 杂多县 | 简阳市 | 余干县 | 岚皋县 | 池州市 | 中山市 | 平泉县 | 兖州市 | 沙田区 | 梁山县 | 南充市 | 阳曲县 | 虹口区 | 株洲市 | 普定县 | 远安县 | 鄯善县 | 赫章县 | 龙州县 | 屏东县 | 博湖县 | 泸定县 | 石门县 | 北宁市 | 易门县 | 孟州市 | 甘泉县 | 宝坻区 | 古田县 | 永靖县 | 慈溪市 | 夏津县 | 璧山县 | 八宿县 | 思茅市 | 博白县 | 开封市 | 诏安县 | 阜城县 | 永靖县 | 纳雍县 | 潍坊市 | 黄骅市 | 中江县 | 德清县 | 瑞丽市 | 南汇区 | 神农架林区 | 湖北省 | 雷山县 | 夏津县 | 大理市 | 广河县 | 崇信县 | 牟定县 | 兰考县 | 苏尼特左旗 | 兴国县 | 故城县 | 英德市 | 伊通 | 准格尔旗 |